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科幻未來 > 炮灰的無限反攻 > 第689章 渣女她后悔了(22)(作者:尖椒伴余生)
炮灰的無限反攻

《炮灰的無限反攻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689章 渣女她后悔了(22)

    在當年的開學典禮上,杭盂作為學生會主席高調求婚才大二的院花李紀婉,早早的給對方貼上了自己的標簽。

    這對未婚夫妻還專門申請了單獨公寓,過起了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兩人的生活基本一致,圖書館,實驗室,公寓三點一線。

    杭盂一直認為紀婉是他的靈魂伴侶,她不僅能在生活上給他所需要的一切情感,在工作上更是他的靈感源泉。

    她常常不在意的話語都能成為實驗中的突破點,這些閃光點讓他的愛越發深的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果然他的婉婉就是與眾不同。

    杭夫人也像她自己當初說的那樣,對他們進行了阻攔。

    當然他們這樣的家族臉面是最重要的,只是消無聲息的停了對杭盂的所有經濟資助。

    在停之前沈玉暖還見到了杭家的當家人,杭盂的父親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段往往雷厲風行,并沒有過多的語言來往,這個生養了杭盂的男人只短短的和杭盂聊了幾句,從始至終只在進門的時候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第二天杭盂的所有卡都被停了,他們的生活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。

    他父母不知道的是,杭盂早就不用家里的一分錢了,那些卡多年來從未動過,做父母的竟然沒有察覺。

    光杭盂手中正在做的這個實驗項目,只學校的投入就非常之客觀,若能成功就是源源不斷的金錢。

    而如今它的主事者加上了李紀婉,有了她的鼎力相助,兩人通力合作,在杭盂畢業當年攻克了最后的難關,項目出成績了,隨之而來的是巨大的榮譽,金錢倒成了其次。

    報道從來都是兩人一起,反倒讓杭家不好再做那惡人,勉為其難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算是默許了李紀婉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這個過程中李云陽的事業多少受到了一些挫折,他和莊女士都知道原因,卻也不能妥協,這關乎他們寶貝一輩子的幸福,能不能在杭家挺直腰板,說話有分量,娘家至關重要。

    人到中年遇到危機,李云陽卻不認輸,咬牙堅持,總算守得云開見月明。

    一切好起來了。

    杭盂和李紀婉的婚禮是在她畢業的那一年舉行的,本想再多玩幾年,奈何杭先生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哪怕早就給這個小女人貼了標簽,前赴后繼的野狼依舊沒有減少,反倒有增多的趨勢。

    和他在一起越久,這人的氣質就越發仙了起來,又因為有他的灌溉,欲的方面也是非常之突出,導致俗人們看一眼就想咬一口。

    在這樣不安全的環境下,杭先生能等到畢業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至于以不出席婚禮為消極抵抗的父母,杭盂雖無奈卻不改初衷。

    臉面至上的杭夫人最后還是出現了,盡管姿態高了些,卻也符合她貴婦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作為岳父的李云陽心中百般滋味也只有自己清楚,偶爾也會疑惑,他這份癡情到底是怎么來的?如此心甘情愿無怨無悔?

    答案是無解,只能歸咎為命里有此一劫,逃不掉,只能生生受著。

    沈玉暖這邊是幸福了,躲在暗地里的人卻恨的牙癢癢。

    裴家的事業一落千丈,哪怕有裴琳這個姑姑撐著還是不可避免的開始走下坡路。

    當初他神來一筆的綁架,不僅沒有占到一點好處反倒搭了進去。

    連累了姑姑連累了家族,外表看還是高門大戶內里實則早就空了。

    最近更是暗中變賣了不少不動產用作日常開銷,姑姑那里也是頗多埋怨,開始不大來往。

    父親的私生子女也開始出來蹦跶,以前見到他猶如老鼠見到貓,現在竟然敢嘲諷兩句了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其次,李紀婉過的好才是最鉆心的事實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女人毀了他的一切!

    他妹妹家穎更是被父親用作交換利益,嫁給了一個半截身子快入土的老男人,對方的嗜好殘忍,上流圈子都知道,可父親偏偏這么做了,從此妹妹再也杳無音信,是死是活都不能確定。

    裴家旭后悔,他罪有應得,惹了不該惹的人,他妹妹何其無辜?

    如今回想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何鬼迷心竅要去撬杭盂的墻角?

    他優秀他的,最多嘴上貧幾句,何至于以身試險?

    李紀婉是很漂亮,可漂亮的人多了,怎么就不可取代了?

    裴家旭盯著電視臺的報道,上面那個淺笑著接受采訪的女人不,她確實是不可取代的。

    這才幾年,于他物是人非,于她卻是破繭成蝶,美出了新高度。

    他在那場暴揍中不僅沒有學乖,反倒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那場莫名的追逐,根本不是源于對杭盂的挑釁,而是對李紀婉美貌的覬覦。

    他對她始于皮相忠于才華,一切正視來自于那場毀了他一切的暴揍。

    裴家旭胡子拉碴飲酒自醉,被家人諷刺咒罵也無法從這場夢里醒來。

    他何至于此啊?曾經的風流人物裴公子何至于落到如此田地還放不下這個女人?

    裴家旭一把鼻涕一把淚,唯留下連自己也不解的苦悶。

    沈玉暖和裴家旭真沒什么仇,這人很壞嗎?

    李紀婉對他完全是由愛生恨,人家只想和她玩玩,她卻來真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喪了命,還了命還是裴家穎這個千金小姐惡心她,找人教訓的時候下手沒準頭就這么一命嗚呼了。

    死后的李紀婉看裴家旭只想著給自家妹妹開脫找替死鬼,怒從中來。

    人家偏幫自家人有什么錯?

    當然,這一世的裴家旭也不無辜,至于對她的放不下,只有一個字送他,賤!

    沈玉暖按照自己當初的計劃,真的陪了杭盂一輩子。

    李紀婉最大的心結在貴婦,于是她和貴婦暗中‘斗’了一輩子,從未落于下乘,滿足了這位自卑到靈魂里的女人的虛榮心。

    杭盂到老了還是個帥帥的老小伙兒,他赤誠之心,寵了她一輩子。

    婚前有老杭寵,婚后有小杭寵,總之這一生無憾。

    也算給李紀婉這個三觀扭曲的女人打開了一個新世界,看,你離這種生活只有一步之遙,你也可以一生美滿兒女雙全,受世人尊重,所有虛榮心都能在杭盂這個男人身上得到滿足。

    只要你愿意,幸福觸手可得,不用算計,它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秘訣嘛,唯有真心!

    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北京快乐8人工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