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都市言情 > 爺是嬌花,不種田! > 第295章:紈绔還是那個紈绔(作者:淺如月)
爺是嬌花,不種

《爺是嬌花,不種田!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295章:紈绔還是那個紈绔

    丟下一句話,六爺離開了。

    寧曄品味著六爺那句滿是威脅的話,看著時安道,“你說,我要將六爺剛說的話如實轉告給寧脩嗎?”

    時安聽了,想了一下,低聲道,“或許不用大少爺您說,侯爺他已經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六爺說搶親,侯爺既然知道。那么,這句話侯爺定然也會知曉。

    六爺的言行,一舉一動應該都在侯爺的耳目之下。

    寧曄聽了,點點頭,“你說的不錯,既然瞞不住,那我還是如實的告訴寧脩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時安這個,還有必要親自去說嗎?

    或是看出了時安的疑惑不明,寧曄不緊不慢道,“因為想親眼看看寧脩聽到這些話時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時安……

    有時候感覺大少爺和侯爺兄弟情深,有的時候又覺得他們兄弟隨時都可能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哎!只能說大少爺與侯爺兩兄弟之間的相處之道,時安至今看不懂。所以,時常疑神疑鬼,猜測著他們什么時候開始自相殘殺。

    這邊,六爺剛走出侯府,就遇到了渾身酒氣的寧坤。

    “咦,六爺爺?!這么晚上了,您這是要去哪兒呀?念經嗎?”寧坤帶著幾分醉意問道。

    “別叫六爺爺,叫六爺。”

    六爺身后的青石,聽了,抬頭看了看六爺,又低下頭去。

    看來六爺爺以后只有一個能叫了。

    在蘇言不知道的時候,六爺爺成了她的專屬,專屬的稱呼……專屬的人!

    寧坤不明所以,只是聽六爺這么說,心里疑惑也沒多問,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,反正無論是六爺爺,還是六爺,他都是爺,沒啥好糾結的,讓叫啥就叫啥。

    “六爺,你這是去哪兒呀?”

    “去誦經。”

    過去誦經是為跳出世俗。現在誦經,是為墜入紅塵!

    “六爺您真厲害。”寧坤對六爺的佩服是由衷的,真心的。

    一個男子,在風華正茂的年歲,竟能定住心神與佛經為伴,寧坤佩服也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佛經哪里有美人賞心悅目,嬌俏可愛。

    若是讓他日夜與佛經為伴,寧坤寧愿死。哎,在這一點上他應該是隨了他大壯爹了。

    他爹是又俗又笨。而他,幸而只像了一個俗字,不然這會兒說不定也在普渡寺與他作伴。

    父子兩兩對望把經念。想到那畫面,寧坤酒都醒了一半兒。

    見寧坤一臉敬畏的看著他,六爺淡淡道,“醉了就去歇著吧,別堵在門口晃蕩,有損侯府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青石論損害侯府形象,三少爺可差六爺太遠了。

    三少爺只是喝醉了在侯府門口晃蕩,而六爺則不然,他清醒著還總是想著去自己孫媳婦兒跟前晃蕩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這樣,六爺訓起三少爺來也是理直氣壯,底氣十足的,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比三少爺更過分。

    所以,很多時候青石真的覺得六爺也是相當厚臉皮的。

    “孫兒遵命。”寧坤不知六爺的不軌之心,所以依然恭敬有加,說完,看著六爺道,“六爺,孫兒有一個問題想問六爺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寧坤正色道,“六爺,您把大哥的媳婦兒帶走了,把二哥的姨娘帶走了,為什么沒把孫兒的內人,妾室也帶走呢?難道她們連誦經的資格都沒有嗎?還是說,因為我不如大哥二哥聰明,有能耐。所以,六爺你也瞧不上我這房的人呢?”

    寧坤覺得六爺偏心,略帶不平和憂傷的問道。

    青石竟然比這個?三少爺為什么不跟大少爺和侯爺比比能耐呢?

    寧坤他有自知之明,比能耐比不過,所以才比這個的。

    六爺眉頭微皺。

    青石三少爺你應該慶幸呀!若是六爺真的把你的姨娘也帶走了。那,你的內人可就危險了呀!一不小心就會成為你的六奶奶。

    只是這些寧坤不知,所以繼續執著的問道,“六爺,能告訴孫兒這是為什么嗎?”

    六爺“因為的內人許氏溫婉可人,秀外慧中!你的妾室聰明伶俐,賢良淑德,她們都不需要誦經,已是心懷慈悲。”說完,六爺走人。

    寧坤……

    六爺剛才是將他的內人和妾室都給夸了一遍吧。可是,為什么他卻感覺被明褒暗貶的擠兌了一番呢?

    望著六爺離去的背影,寧坤眸色幽幽,帶著一絲幽怨和迷惑,呢喃道,“不是說向佛之人不打妄語嗎?”

    可六爺咋就睜眼說瞎話呢!

    只是,有的時候說點瞎話,比說實話好聽。比如……

    “寧脩,我想吐!”

    早上睜開眼,新媳婦兒對自己說的就是這一句,

    寧侯頂著一張睡眼惺忪的臉,不想說話。

    “惡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這嘔吐聲,寧侯睡意全消,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娘!”呆呆聽到動靜,騰的從床上跳了起來,拿痰盂,拿棉巾,倒水。動作迅速,簡直是一氣呵成。

    兒子是孝順的,媳婦兒肚子是爭氣的。也許,他也是有福的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樣?好些了嗎?”看蘇言不吐了,呆呆忙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多了。”蘇言漱一口水,吐掉,轉頭看向寧脩,“相公,我餓了。”

    寧侯“本侯比你更餓。”

    蘇言這話不能細品。

    “起來梳洗!梳洗過來,去祖母那里吃。”說完,寧侯掀被下床,朝著洗浴間走去。

    去老夫人那邊出,是為了陪老夫人嗎?不,他或許只是想讓老夫人陪著他一起看蘇言害喜。

    站在浴桶前,看著干凈又整潔的自己,寧侯一點沒做人夫的感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給祖母請安,祖母萬福!”

    看著雙雙來給自己請安的蘇言和寧脩,老夫人臉上滿是笑意,“起來,起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說著,打量著眼前兩人。

    看著面色紅潤的蘇言,再看臉色不佳的寧脩,老夫人臉上笑容加深,挺好,挺好!

    看寧脩那臉色,總算是有點當爹的樣兒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飯擺好了,可以用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早餐很豐盛,酸的,辣的都有。

    寧脩坐在飯桌前,面無表情用著飯,一副誰欠他幾萬兩銀子的樣子,看到老夫人胃口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言兒,來,你多吃點。”老夫人給蘇言夾著菜,滿是慈愛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蘇言夾起一個小包子,剛想去沾點醋,就看那放著醋的小碟子被寧侯給拿走了,轉而盛了點辣椒放她跟前。

    “少吃酸的,多吃點辣的。”

    酸兒辣女,寧侯想通過飲食,強勢決定胎兒的性別?

    他是不是太天真了?以為她多吃辣的就一定生閨女嗎?

    這個寧侯不管,反正他就是看蘇言吃酸的不順眼。特別是經過昨夜之后,寧侯更加確定還是生個閨女比較好。

    閨女一定不會像兒子那樣,爹娘的洞房花燭夜也在跟前晃悠。

    女兒臉皮薄,跟兒子必然不一樣。

    看寧脩那樣子,老夫人笑笑道,“真希望言兒生個跟你一樣的閨女。”

    寧侯聽了,點點頭,“像我挺好,至少不吃虧。”

    聞言,蘇言眼簾微動。隨著低低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蘇言這一笑,寧侯猛然就想到他被她強過的事實,當即臉色就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蘇言輕咳一聲,難掩笑意的看著寧侯,“我覺得還是像我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像她會強男人嗎?

    寧侯不能同意。

    看寧侯臉色變來變去,老夫人但笑不語。

    一頓飯,除了寧侯,都吃的有滋有味的。

    吃完飯,寧侯既出門了,說是公務繁忙。

    蘇言看來她嫁了一個,一點都不貪戀美色,很有事業心的男人。

    此時,事業心很強的男人出門后,卻是直奔李太醫的府上。

    聽到寧侯來了,剛從床上爬起來,連臉都還沒洗的李太醫,急忙迎了過去,“侯爺。”

    寧侯嗯一聲,道,“本侯有事問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!侯爺您書房請。”

    李太醫前面引著路,心里暗腹侯爺這么大清早的過來,必然是有什么急事吧!是關于侯夫人如何保養身體,保住腹中胎兒的吧!

    李太醫這樣想著,心里琢磨著保胎的方子,走到書房,看著寧侯正欲開口,就聽寧侯先來了一句……

    “憑著蘇言的身體情況,大概什么時候能行房事。”

    李太醫……

    紈绔還是那個紈绔!

    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北京快乐8人工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