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武俠修真 > 仙道長青 > 第四百四十四章分裂(作者:林泉隱士)
仙道長青

《仙道長青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四百四十四章分裂

    接到青禪的傳信后,張志玄馬上從靈井洞府與青禪一同返回了黑山。

    就這樣一來一往,已經過去了二十天,長時間見不到張老祖,蘇家前來報喪的修士已經有些煩躁不堪。畢竟他們要回去參加葬禮,一旦時間等的太久,蘇珩的尸體就會火化,他們也趕不上對師父最后的送別。

    回到黑山后,張志玄在黑山山頂接見了蘇珩弟子,他非常客氣的招呼幾人坐下“我與你家蘇老祖關系是不同尋常的,雖然說不上是生死之交,在屢次大戰大戰中也有深厚的袍澤之誼。他如今走了,我理所應當的去看他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不過這次你們來的不巧,我正在坐關的要緊關頭,所以讓你們久等了一些時間,希望你們不要怪怨。”

    幾年前與洪山宗的大戰,張家三紫府戰功赫赫,斬殺的紫府修士就有六人,其中不乏紫府后期的高手。

    最近這些年三人出盡了風頭,就連黑山散修都與有榮焉,威勢已經超過了黑山梁老祖當年。

    作為威名顯赫的紫府修士,見人家堂堂紫府老祖非常客氣,額外的解釋了幾句,被晾了二十幾天的蘇家修士也放下了心中的埋怨,他們乘坐張志玄的浮云舟,跟隨他一同返回無影山。

    相比九峰山無影山距離黑山更近一點,等張志玄來到無影山之時,從九峰山趕來的蘇良翰也來了不長時間。

    蘇珩的靈柩還沒來得及火化,還在等親朋好友吊唁,等張志玄趕來后,還有時間看這個故人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見到蘇珩蒼老的樣子,張志玄心中不由得感慨萬分,當年一幕幕仿佛回蕩在耳邊。

    “這個人當年與自己同心協力,勇斗紫府期修士穆懷山,短短的不到七八十年,參與這一戰的故人已經大部分去了陰間。”

    往事逐漸在心中回想起來,見到了這個故人,張志玄仿佛回到了七十年前。

    當年自己等人是如此的意氣風發,依靠筑基期的修為,斬殺了紫府二層的穆懷山,其中充當最主要的殺傷力量的兩人,就是自己與蘇珩。

    因為這一戰戰功太大,兩人紛紛被賜下了筑基丹,依靠宗門賜下的筑基丹,張家培養出了張思泓,蘇家也培養出了蘇子遠。

    就在張志玄陷入回憶之中時,一陣陣爭吵聲傳入耳邊。

    原來爭吵的雙方分別是蘇子遠與蘇良翰,他們爭吵的事項就是為了蘇珩埋在哪一座靈山。

    蘇子遠雖然不是蘇珩直系血脈,但是蘇珩一直對他視若己出,他們之間的感情也如同親生父子一般,蘇珩最后這些年,也一直與蘇子遠在一起,定居在無影山。

    蘇良翰是蘇珩嫡親的血脈子孫,看蘇珩臨終時的安排,對他也更照顧一點,將他安排在條件更高的九峰山。

    九峰山靈脈雖然不如無影山等級高,可是附近人煙稠密,開發了大量的靈田,而且還繁衍了上萬的人口,基礎卻遠超無影山。

    聽到這一聲聲雜音,張志玄臉色一變,瞬間就有些不耐煩。

    怎么也算是故友,他的后事張志玄也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見張志玄一臉鐵青的從靈堂中走出來,蘇子遠二人頓時閉上了嘴,不敢在他的面前多言。

    “本來你家的家事,我不應該多管,不過蘇珩是我的老朋友,我就說幾句話,聽不聽也在你們。既然你們不愿意繼續在一起,我看就分開好了,至于老蘇,當然要埋在九峰山,他的妻子墓地都在那里,將他一個人埋在無影山像什么樣子?

    蘇子遠,我今天給你一句忠告,做人不能忘本。

    你有今天的成就,不是因為你有多大的能耐,而是因為你的師傅蘇珩,沒有他的扶持,你與黑山上爛泥一樣的練氣期散修沒有任何區別。他剛剛走,你就想爭奪蘇家的話語權,還要讓他與妻子分離,到陰間也不能團聚,你有沒有為你的師父稍微考慮一點。”

    張志玄一番話說得非常不客氣,在他嚴厲的訓斥之下,蘇子遠瞬間就滿頭大汗。

    且不說修為的天差地別,蘇家能在無影山站住腳,也是要靠黑山的支援,正是因為黑山的扶持,他們在無影山才能有發展。

    本來蘇子遠要將蘇珩葬入無影山就沒有道理,被張志玄一番痛斥,讓他瞬間臉色一變,一臉惶恐的說道“我想讓師父安葬在無影山,絕無他意。這些年來,師父的門人族人已經分開,他老人家的弟子都在無影山,族人則定居九峰山,就算是他老人家在的時候,我們之間的來往也在減少,隔閡逐年增加,分裂已經成了必定的局面。我讓師父安葬在無影山,只是為了以后拜祭方便,絕不是為了爭奪話語權。”

    張志玄聽了此話不置可否,伸手一指蘇子遠道“你師父的儲物袋在哪里?今日趁著我做主,索性將老蘇的遺物分開,省的你們日后同室操戈,讓他在下面也不得安寧。”

    “儲物袋已經給了良翰師侄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過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蘇良翰不敢怠慢,將蘇珩的儲物袋交給了張志玄,張志玄破開禁制隨意看了看,臉色才稍微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與蘇珩一同經歷過幾次大戰,對他拿手的法器非常了解,見這些法器一件不少的留給了蘇良翰,張志玄才相信蘇子遠確實不是為了爭奪蘇珩的遺產,才與蘇珩后人為難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你們相互看不順眼,日后分開更好一些,你們想要拜祭師父,去一趟九峰山也用不了太長時間。在外人面前吵吵鬧鬧,像什么樣子?”

    張志玄將雙方訓斥了一通,看著眾人將蘇珩的骨灰火化,然后心事重重的返回了黑山。

    回到黑山后,張志玄將蘇珩葬禮上的事情與青禪隨意談了談,然后感慨的說道“老蘇一走,族人弟子就鬧了矛盾,也不知道日后我們走了,張家怎么辦,會不會為了爭奪我們留下來的寶物,打成了一團?”

    青禪笑道“后人的事情我們怎么管?管好自己就不錯了,制度建立的再好,執行的總是人。

    是人就有各種想法,就會有各種利益沖突,就必定會被各種因果糾纏。我們就算成為了神仙,總要離開這一界的。如果張家日后衰落了,也是因為后人無能,與我們何干?

    當務之急,還是找好接班的人選,我看家里下一代的筑基修士,暫時還沒有出現這個人選。”

    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北京快乐8人工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