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綜合類型 > 掌家小農女 > 第一零四六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(作者:南極藍)
掌家小農女

《掌家小農女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一零四六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

    齊之毅與趙書彥跟隨同一個夫子啟蒙,長大后又一起走南闖北跑生意,對趙書彥的脾氣,齊之毅非常了解。

    趙書彥貌似謙謙君子,實則小心眼又倔強。他對小暖的情意,雖未宣之于口,但眼神和動作是瞞不過齊之毅的。

    起初覺察到好友的心意時,齊之毅覺得因小暖的家世,趙書彥與小暖的姻緣或許會受些阻撓。誰成想眨眼之間,小暖扶搖直上,已成為好友高攀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云岫即便再聰慧能干,也只是布衣,小暖卻已是坐擁封地、食親王俸祿的郡主。現在的小暖,是趙齊兩家的靠山。

    若非小暖出手,齊家拿不下這一任的絲綢皇商;若非小暖撐著,趙家早已被人侵吞待盡。小暖幫他們,卻未收一文錢的好處,只是因著相交的情義這樣重情的人世間少有,更何況是女子。

    所以,他們更要珍惜這份情義。因此,云岫更不能將他深藏于心的感情表露出來。若是他再不及時收手,苦的就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他因此給小暖添亂,便是多年的朋友,齊之毅也不會站在他這邊。

    齊之毅拉他過來相看江佳姍的原因,就是想讓他轉開眼看看旁的姑娘,別再把心思放在小暖的身上。可如今看來,云岫對江佳姍并不中意。

    不中意這個沒關系,他接著找。齊之毅又提起一個,“其實,方姑娘也不錯。她做事穩重有主見,小小年紀就能掌起方家的爛攤子,也是極其少見的能干了。她這樣的,不是正和你的胃口?”

    “什么攤子,怎么能干?”湊過來的汪英堂耳朵極尖,立刻插話問道。

    他來了,齊之毅自然不能再說下去。陪著汪英堂過來的齊之衡為汪英堂引薦道,“這位是濟縣趙書彥,他剛在長清街上開了家雜貨鋪;這位是我的堂弟,登州齊之毅。”

    趙家收了長清街上一家旺鋪開雜貨店,陳小暖還親自去道賀,汪英堂當然聽說過這位趙家少東。想著這些人會是自己的生意伙伴,汪英堂笑容親切地道,“趙兄,之毅兄,汪三有禮了,你們方才說什么爛攤子?”

    官宦人家子弟大都瞧不起商賈,慣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,汪英堂今日竟如此客氣,立刻讓趙書彥三人提起了警覺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,這廝要打什么主意?

    趙書彥得體還禮,解釋道,“方家姑娘方才與趙某談了筆生意,子許贊她年紀不大,卻很有膽略和才干。”

    他這樣回答,可解釋為何方蕓玲會過來單獨與他說話,免得有人說三道四。

    正愁沒法打開入股話茬的汪英堂立刻問道,“什么生意?我這里正好閑著些銀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事關別家,書彥不好多說。若是您感興趣,可親自向方姑娘詢問。”在商言商,趙書彥不能向旁人透露方蕓玲的計劃。方蕓玲很是精明,知道什么樣的人能合作,什么樣的人不能碰,汪英堂若是找過去,她也能應對。

    汪英堂從未聽過方家,而且方才那丫頭也是在勾不起他搭話的興致,便胡亂點頭,接著道,“三位兄臺,相請不如偶遇,汪三有些生意上的事,正要問問三位的意見。”

    待到汪英堂含含糊糊地說出,他想入股小暖南山坳或棉坊的生意時,趙書彥頗為認同地點頭,“汪公子很有眼光!”

    汪英堂眼睛亮了,“趙兄也有此意?”

    齊之衡笑道,“何止云岫有此意,我等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我們入不進去。”齊之毅接了堂兄的話茬,三人雖未提前商量過,但對怎么打消汪英堂的念頭,乃是不謀而合的,“郡主不缺本錢,不許外人入股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盡然吧,汪三聽聞,棉紡和綾羅鋪子里的管事和伙計,都可以入股的。”汪英堂覺得他們在合伙誆他,臉色立刻拉了下來。

    趙書彥解釋道,“公子有所不知,準許在店鋪內的人入股店鋪,是主家抓住做事的人的心,讓他多為店鋪做事的手法之一。因為店鋪生意好了,他們就能拿到更多的分紅。”

    齊之毅接著道,“此法不只郡主的店鋪在用,我們家的鋪子也在用。”

    “趙家的鋪子也在用。”趙書彥溫和笑著,好讓汪英堂以為,這是商賈慣用的手段。其實準許店鋪伙計入股店鋪的方法,只有他們三家在用,齊趙兩家也是跟小暖學來的。

    汪英堂哪是他們的對手,立刻被糊弄了。他一琢磨也對,陳小暖只圣上的賞賜就數不清了,還食著親王俸祿,怎么會缺錢呢。便是她真缺錢,找晟王不比找旁人方便?

    這條路行不通了,該怎么辦才能搭上小暖這條船呢?

    見汪英堂眼睛轉動著,趙書彥就知道他的心思還沒絕,便為他指路道,“若是汪公子想讓錢生錢,可找亨通錢莊。亨通錢莊是京城最大的錢莊,他們有這項營生,公子的錢放過去,賺出喝茶的錢還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看什么茶,尋常的茶葉,可入不了爺的嘴。”汪英堂的語氣變了,臉上的笑容也淡了。

    齊之衡心中冷笑,汪英堂不過是家中庶子,平常的吃穿用度還沒他家兒子的多,若不是仗著他老子,也配在他們面前逞能!

    他們給汪英堂臉面,看的可不是他,而是他老子,他祖母如珠公主。

    齊之毅贊道,“尋常的茶,公子當然吃不慣了。不過公子在亨通錢莊賺了錢,可以去云岫新開的雜貨鋪轉轉,他那里都是好茶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小小的雜貨鋪,能有什么好茶。”汪英堂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趙書彥笑道,“書彥的雜貨鋪雖小但卻齊全,天下名茶不敢說盡有,九成還是有的。若是公子肯賞臉,挑中了哪個,書彥便送您一些嘗嘗是不是正宗。”

    還有這等好事?汪英堂立刻被引了去,“蒙頂石花可有?”

    蒙頂石花又名蒙頂茶,產于雅安蒙山之巔,乃是茶中之極品。

    趙書彥點頭,“雨前蒙頂茶有些,公子得空過去品一品?”

    “爺我的舌頭可是很叼的,是不是蒙頂石花,一嘗便知,你誆不了爺!”汪英堂得意洋洋地道。

    趙書彥一臉真誠,“給書彥十個膽子,書彥也不敢騙您。到時您嘗了若是喜歡,盡管拿去吃。”

    “爺明日得空,過去轉轉。”汪英堂貌似不在意,心里則了開花。他祖母最喜歡此茶,他不夠銀子買,若是不花錢從趙書彥這里拿了,回去孝敬祖母,也能討老爺子歡心,換些好處回來。

    見汪英堂一副占了便宜的模樣,齊家兄弟對對眼神,笑得愉快。只要汪英堂進了雜貨鋪,以云岫之能,汪家這門生意就算做成了。

    汪英堂沒錢,如珠公主卻有的是,那可是個舍得花錢的主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北京快乐8人工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