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歷史軍事 > 大良醫 > 第一百五十一章:仙丹【第三更】(作者:雪兒格格)
大良醫

《大良醫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一百五十一章:仙丹【第三更】

    王三順噗呲一下,沒繃住笑了一聲,隨即趕緊捂著嘴,一臉的委屈,抱著盆屁顛屁顛地走了。

    屈大夫收回手,看看裝暈的孟孝友,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
    周恒抓了幾個酒精棉不斷擦拭著手,幽幽說道:

    “行了,人也醒了,如此施針連續半月,人也能好個七七八八,雖然行動上還會有些問題,不過腦子是清醒了,至于中毒的誘因,還要去除,不然還是會愈發嚴重,至于涉及案子的問題,就讓劉大人處置吧。”

    周恒的話孟德亮聽了個七七八八,似乎父親的這病,是因為朱砂中毒引起的,還是慢性的中毒,回想了一下,突然神情一頓。

    趕緊叫住身側的一個小子,附耳吩咐了幾句,那小子動作迅捷,快速跑了出去,不多時捧著一個木盒子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孟德亮趕緊將木盒子接過來,捧著走向已經出了診室的周恒和屈大夫。

    “周大夫,剛才聽聞,我父親是因為朱砂而中毒的,您看看這個。”

    說著,盒子被打開,周恒抬眼一看,盒子里面是一套黑底紅花的漆器茶具,做工極為精美。

    端起來看看,發現茶盞內是鮮紅的顏色,送到鼻端嗅嗅,沒有油漆的味道,反倒有一股子香味兒。

    不用問,看著盒子的精致程度就知曉,這茶具相當珍貴,既然給他拿過來查看,莫非這紅色是朱砂?

    “你是說,這茶盞內涂抹的是朱砂?”

    孟德亮用力點點頭,“這是父親每日必用的茶具,據說是從福建的來的,因為普通的漆器沒有那么鮮艷,這位漆器師傅用朱砂調和樹膠做紅漆,所以茶盞的顏色極為艷麗。”

    “用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有五六年了,曾經有一個商賈想要出重金購買,父親都沒舍得賣。”

    周恒將盒子蓋上,還給孟德亮,稍微想了想接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茶盞不要用了,長時間熱水泡茶,里面的毒素全都蒸發在茶水中,與喝毒藥無異,如若孟孝友還服用什么延年的仙丹,也一并停掉吧。”

    孟德亮一怔,隨即趕緊點頭,他非常詫異為何這個大夫連這些都能知曉,不過沒敢問。

    “是,那我現將父親抬走,明日再過來。”

    周恒擺擺手,“不用,明日這個時辰讓王三順大夫過去施針就行。”

    王三順趕緊抱拳稱是,掏出一個小本子,記錄上時間,畢竟他工作也很忙,這個要預留時間。

    孟德亮命人將父親抬走,主動走到柜臺上進行結算,王三順見人走了,趕緊回到診室將房間內打掃了一番,點上薰香。

    周恒引著屈大夫上樓,二人喝著茶,屈大夫見身側沒人,這才偷偷問道:

    “你覺得孟孝友服食丹藥?”

    周恒點點頭,“如若只是用茶具喝茶,中毒不會如此深,他牙齦出血嚴重,牙齒松動,這是急性中毒的癥狀,說明近期大劑量服食過含有水銀的東西。不過煉制水銀不是常人能接觸的,大梁國信奉道教的人眾多,很多人都會花重金服食丹藥,那些丹藥里面含有大量的朱砂,還在火中淬煉過,所以定是這個緣由。”

    屈大夫點點頭,這里面的道理,此刻算是明白一些,喝了一盞茶,屈大夫看向周恒。

    “城外的災民,已經不用刻意去進行診治,你可有下一步的打算?”

    周恒看看屈大夫,這老頭啥時候說話都是留三分,仔細想想這話里有話,隨即笑著說道:

    “屈大夫有什么想法可以直說,我眼下就是想抓緊治愈劉大人,期盼災民能夠順利返鄉,那些孤兒和老者可以得到更好的安置,另外還有幾款新藥要研制,至于其他還真未曾想過。”

    屈大夫手捻須髯,一臉笑意,湊近周恒聲音壓低。

    “回春堂經此一事,算是在清平縣立足了,這縣城內的人口眾多,原本醫館就不多,此刻最大的壽和堂算是關了,剩下的基本都是子承父業開設的小藥房,你可曾想過擴大?再者清平縣的壽和堂,不過是壽和堂的分號,你可曾想過濟南府的壽和堂總號是否會派人來?無論怎么說,這壽和堂的名號是砸在你的手中的。”

    周恒看看屈大夫,他這想法與自己有重合的地方,這兩點確實是周恒正在考慮的問題,既然他能這樣說,顯而易見是想要支持自己。

    周恒放下茶盞,認真地看著屈大夫說道:

    “回春堂暫時沒想再擴大,馬令善、黃德勝、王三順、屈子平、張安康、劉秀兒、春桃這些人都還要鍛煉,我想利用一個月的時間,集中給他們提升一下醫術,而且打算以成藥為主,這樣可以讓治愈率能有一個很好的提升。”

    屈大夫沒接茬,看著周恒,等待他的然后,周恒給他斟上茶笑著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您所說的壽和堂總號,并非是我想防備就可以防備的,我祖父曾經說過,行醫一行沒有宿敵,任何一個有德行的醫者,都是值得學習的老師,我只要做好自己,做好回春堂就足夠了,能夠有機會和杏林高手比拼,不見其是壞事兒。”

    屈大夫不斷點頭,那份賞識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啊,周大夫如此年紀,能有這份心胸,老夫佩服,你既然要培訓大夫,那老夫也來跟著學習可好?”

    周恒一怔,沒想到這老頭竟然真的要跟自己學習。

    見周恒沒有即刻回答,屈大夫起身,朝著周恒躬身施禮,把周恒嚇了一跳,趕緊錯開身形。

    “屈大夫您無需如此”

    屈大夫非常執著地攔住周恒,誠懇地說道:

    “老夫只是年歲大些,不過對醫術的追求沒有年齡限制不是,還懇請周大夫能傳授醫術,其實我比馬大夫沒有年長多少。”

    周恒臉頰抖了抖,趕緊扶起屈大夫。

    “屈大夫不要如此說,你若是想要聽聽,就跟著過來聽就是了,我收徒的初心,不過是希望回春堂更有凝聚力,畢竟自己培養的大夫對相關的藥性,還有診治更容易上手。我祖父曾經說過,我周家醫術沒有閉門授課一說,無論是誰,想要學習都可以跟著學習。”

    屈大夫有些激動,他知道周恒的祖父已經亡故,感慨地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“哎,造化弄人,如若早些與周大夫相識,或許還有機會與你祖父能切磋一下,此刻真的遺憾啊!”

    周恒一驚,早相識也不是我啊,見了也不可能認識,抖抖身子忍者后脖頸的寒意,趕緊說道:

    “是啊,越是懷念祖父,我越是要將他的醫術弘揚出去,此刻劉大人的身體已經開始恢復,回春堂也上了正軌,我今日開始就整理相關的圖冊和書籍,過幾日我們開始晚上授課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屈大夫一擺手,“何須過幾日,我看就從今日開始,那圖冊和相關的書籍整理起來也需要時日,再者講授也不是一日之功,隨著繪制隨著講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恒眨麼眨么眼睛,這咋旁聽生比這講課的人還著急?

    不過看看屈大夫滿眼小星星的樣子,什么拒絕的話都說不出,不過晚上就講,似乎時間真的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門口探進來兩個小腦袋,怯怯的眼神帶著一絲希翼。

    “周哥哥,我也想跟你學醫術行嗎?”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北京快乐8人工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