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都市言情 > 陰陽舊事 > 第二十七章 盜夢緝兇(作者:天離)
陰陽舊事

《陰陽舊事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二十七章 盜夢緝兇

    這場車禍實在來的太過突然,高戰和曹警官都沒有防備,更加沒想到,潘國立會借這個機會,從車里跑了出去!

    我想下車去追,卻感覺一陣劇烈的眩暈,不由自主的重重靠進了椅子里。

    恍惚間,我聽到一個聲音在旁邊小心翼翼的問道“潘叔叔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用力甩了甩發昏的腦袋,轉頭看了過去。就見副駕駛上的頭,正一臉關切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,她的眼睛居然恢復了先前的黑白分明,臉上和身上的污跡也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潘叔叔,你是不是喝醉了?”頭又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潘叔叔?

    我感覺狀況有些不對勁,嘴里卻有些含糊的說

    “沒事,這點酒不算什么。雨太大了,先靠邊停一會兒,等雨小點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頭點了點頭,靠回椅子里,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看著外面傾盆的暴雨,我呆了足有一分鐘,猛然反應了過來。

    剛才的話不是我說的……或者說,那是在我不由自主的狀況下說出的。現在,這身體根本不受我控制!

    頭叫我潘叔叔,難道說……

    我一下想起了在東北綠皮火車上的遭遇。

    那次在火車上,在某個時間段,我曾經是‘段乘風’,而且是二十幾年前的段乘風。難道這次也是一樣?

    那次是在夢里,這次呢?

    我感覺頭很暈,卻又發覺,并不像是被撞傷的那種暈眩,而是昏沉中帶著幾分莫名的興奮,就像是喝過酒一樣……

    “小偉,你是不是很缺錢?”我斜眼看著頭問道。

    頭怔了怔,赧然一笑,搖了搖頭,“還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么年輕,還這么漂亮,卻在超市做促銷員,還兼職給人補課,太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,我覺得挺好的。”頭掠了下頭發,“我挺喜歡現在的工作的,做促銷員不錯啊,每天都能看到好多不同的人。特別是看到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逛商場的時候,我就特替小家伙們覺得幸福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我,忽然露出一抹調皮的笑容,“潘叔叔,告訴你一個秘密,其實那些試吃的酸奶啊、餅干啊,有一大部分都被我給吃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現在的小姑娘,很少有你這么能吃苦的了。”我笑著搖搖頭,轉過臉,盯著她,漸漸收起了笑容,“想不想以后不用這么辛苦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頭愣愣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以后不用這么辛苦,有錢花,有漂亮衣服穿,還能用名牌化妝品?”我能聞到,‘我’在說話的時候,嘴里噴著濃重的酒氣。

    見頭似乎沒反應過來,‘我’竟伸出手,搭在她的腿上,不輕不重的捏了捏,上半身也跟著向她靠近了些,“小偉,其實,我很喜歡你。”

    “潘叔叔,別這樣。”頭終于反應了過來,用力在我肩上推了一把,同時想要把我搭在她腿上的手撥開。

    然而‘我’卻更加得寸進尺,非但沒把手挪開,反倒用另一只手摟住了她的肩膀,邊把她往懷里摟,邊噴著粗氣“我真的很喜歡你,小偉,別上班了。你就只替萌萌補習,我養你!過段時間,我就跟那個黃臉婆離婚,我娶你!”

    說著,硬是把頭拉進懷里,噴著臭氣的嘴朝她臉上拱去。

    “你別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頭終于完全意識到發生了什么,劇烈的掙扎著,想要把‘我’推開。

    怎奈她身形單薄,怎么也不能擺脫一個體重超過一百五十斤的男人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,你再這樣我報警了!”頭邊掙邊哭。

    “報警?報什么警?你敢報警,我就說是你勾引我的,你猜警察是信你還是信我?”

    ‘我’像是一條餓了三天的豺狗一樣,邊把嘴在她臉上、脖子里拱,邊去拽她的運動褲,“小偉,你聽話,你不是還有個奶奶嗎?你跟了我,我就給你錢,讓她吃好的穿好的。呵呵,你要是敢報警,呵,我知道你家的地址,警察沒證據抓我,我一定會去你家,到時候我就把那老不死的掐死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頭猛然一聲大叫,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力氣,一下把我‘掀’到了一邊,兩眼通紅的瞪著我大吼“你不要罵我奶奶!”

    眼看頭推開車門沖了出去,‘我’咬牙罵了一句,也跟著下了車。

    “你太過分了!我要報警,我要報警!”頭邊踉蹌的往后退,邊拿出了手機。

    “報你媽的警!”我沖上前,一把奪過她的手機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見頭哭喊著想跑,‘我’像瘋了一樣追上去,攔腰抱住她,想把她拖上車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!你放開我!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頭掙扎的實在太厲害了,‘我’嘗試了幾次,都沒法將她弄上車。

    ‘我’像是被徹底激怒了,猛然一把揪住她的頭發,把她的頭狠狠的向車上撞去!

    “砰!砰!砰……”

    一下,兩下,三下……

    直到頭不再掙扎,‘我’才放開手,任憑她依靠著車身軟軟的滑向地面。

    ‘我’粗喘了一陣,抹了把臉上的雨水,蹲到跟前,把她翻過來。見她雙眼緊閉,一動不動,伸手去探她的鼻息。

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‘我’身子猛一哆嗦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好半天,‘我’像是終于清醒了過來,勉強爬起來,身子卻控制不住的顫抖。

    四下看了看,一咬牙,彎腰抓住頭的后脖領子,像拖著一條死去的綿羊一樣,把她拖下路沿,朝著野地里拖去……

    我感覺整個人被憤怒充斥,都快要爆炸了。忍不住一聲大吼

    “我草你媽!放開她!”

    隨著這一聲大喊,我一個激靈,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。

    然而,我卻發現,自己仍然在車里。

    我顧不上頭部被撞擊的劇痛,慌忙轉臉看向副駕駛,卻不見頭的身影。

    被撞癟的車頭還在冒煙,后座兩邊的車門都開著,車上除了我,再沒有別人。

    我剛才被撞暈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昏迷前聽到的聲音,我急忙下車,四下看了看,踉蹌著跑下路沿,不顧一切的朝著頭被拖走的方向跑去……

    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北京快乐8人工计划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