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武俠修真 > 我命清風賒酒來 > 157.老賊(作者:我自聽花)
我命清風賒酒來

《我命清風賒酒來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157.老賊

    場間有風聲和水流,可安靜的能聽到眾人的呼吸聲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,死了么?”伊雪稠忍不住問道,可話說出來,她就覺得自己蠢了。

    要是死了,如何會出現在這?

    而且,現在這個時候,她當然不能開口,因為彼時給眼前這人用毒、折磨他的正是自己。

    可越是這樣,伊雪稠越是覺得驚懼,一個光是身上劇毒就該必死的人,為何還能好端端地出現在這?

    更別說,對方剛才所施武功,連殺兩人,分明不是有傷的樣子。

    猛然,伊雪稠想到了一個可能,一個讓自己心底透涼的猜測。

    “你,才是真正的云閣昌?”裘老大咬牙,恨意和懼意皆有。

    這似乎是最合理,也是唯一的解釋。

    他們都見過云閣昌,并且將之從云家劫出來,現在,面前這張與云閣昌一模一樣的臉,本該在兩天前就被埋在后院的樹下。

    想到這,裘老大忽地愣了愣,好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樣。

    “靳鷹?”他一下瞪大了雙眼。

    因為在之前,埋葬眼前之人的,正是靳鷹!

    “他?”滄桑的聲音里帶著明顯的不屑,“一個無名小卒,他算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裘老大嘴唇動了動,身子不由朝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因為從剛才來看,自己并非面前這人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你,真的是云閣昌?”付吟霜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對面的人看了過來,似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覬覦埋骨之地的人從來不少,老夫手里的秘鑰,就像是一塊引狗的肉。”云閣昌笑著說,“無生教的小娃娃剛學會飛,就想來吃肉,老夫怎會沒有準備?”

    “所以,這一切都是你故意如此。”付吟霜蹙眉,“可為什么?”

    云閣昌淡淡一笑,“老夫手里,只有一把秘鑰。”

    付吟霜一愣,明白了。

    云閣昌也一直覬覦著無生老祖的埋骨之所,而若不是他出事,血衣堂的人也不會來,那另一把秘鑰,也就不會送上門來。

    至于血衣堂為何會知曉此間之事,她也是很快想明白,一個人,浮現在她的腦海里。

    商容魚。

    如今執掌無生教的圣女,當她算計此間,知道云閣昌的秘鑰已經落于主上之手,她才會讓另一把秘鑰出現。

    但誰也沒想到,云閣昌竟然早就準備好了替身。

    可付吟霜依舊有一點想不通,秘鑰既然是真的,兩把秘鑰合一,也的確能打開埋骨之地外的那扇墓門,那對方為何會在這個時候現身?

    他不應該是在自己等人進墓之后,或是觸動機關,或是得到了墓里的東西,甚至于是跟商容魚斗得兩敗俱傷之后,才現身坐收漁翁么。

    “女諸葛也會想不通?”云閣昌摸了摸自己灰白的胡須,笑了笑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的手上沾滿了鮮血,如此撫須,除了詭異和恐怖外,再無其他形容。

    “過獎了。”付吟霜說道,“我只是想不通,你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出現。”

    她雖在那人身邊出謀劃策,甚至一直以來,底下的人都認為許多計策都是出自她手,可實際上,她知道,自己只是執行者,連幫那人做決斷的資格都沒有。

    或者說,是對方沒有給過自己這個機會。

    女諸葛?付吟霜聽后,只有自嘲。

    云閣昌道“你覺得,我應該坐收漁利?”

    付吟霜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就太小看你們那位主上了。”云閣昌在提到那個人時,也不由地凝重起來,因為饒是以他的心計和城府,每每想到那個人,都覺得棘手且沉重。

    要非常小心,才能不露出馬腳,而自己的布置,更不能讓對方察覺一絲一毫。

    “沒有他,我甚至找不到埋骨之地在哪。”云閣昌說道。

    付吟霜一怔。

    “不相信?”云閣昌笑了,“說起來,連我自己都不信,一個守墓人,竟然還不知道墓地在哪,這多可笑?”

    他笑著笑著,臉色就陰沉下去,“我只知道埋骨之地在梁州城,可找了半輩子,卻一無所獲,哪怕我手里拿著開門的鑰匙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找到了。”云閣昌說道“你們的進展我很清楚,門果然是打不開的,但我發現,他似乎對此并不急切。然后我猜,他應該是發現了新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秘密?”付吟霜忽然想到了那人站在窗前,把玩那兩枚秘鑰或者說是令牌時的場景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也不知道,不過,已經有了懷疑。”云閣昌一直在觀察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付吟霜聽后,臉色微變,不過,眨眼便如常。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你現在也找不到主上。”她說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才來找你們。”云閣昌說道“他這種人,是不會這么簡單就死掉的,而有你們在,不用我去找他,他會來找我。”

    一旁,裘老大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似乎,在他們這些人里,所有人都篤定那人還活著,而且一定會出現。他不覺得是自己兄弟做錯了,反而像是,這些人瘋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決定逃。

    但云閣昌一直在暗暗戒備他,畢竟,場間也唯有對方能對他造成威脅。

    是以,在裘老大想逃的時候,云閣昌不驚反喜。

    一個生了退意的人,便失去了斗志。

    裘老大轉身欲逃,云閣昌卻早早打出了一掌。

    本是要逃的裘老大心底一驚,急忙閃身去躲,可沒想到云閣昌這只是虛晃一招,真正殺招是隱藏而來的一抓。

    裘老大想要拼命已經晚了,再加上他在地下一番苦戰,逃出來后氣力還未恢復,根本沒有躲過。

    云閣昌一抓之下,直接抓碎了裘老大的肩胛,后者一聲慘叫,下一刻便被割斷了喉嚨。

    血飛濺而出,付吟霜覺得臉頰上一熱,她反應過來,連忙去擦,眼中只有惡心。

    云閣昌收手,轉身,而這才讓人注意到,他的手上帶著好似勾爪的奇門暗器,不易察覺,卻暗藏鋒芒。

    嶺西三鬼先后便死于此人之手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?”云閣昌問道。

    付吟霜知道對方問的是誰,可還是皺眉,“你問錯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你們知道。”云閣昌道。

    “火藥爆炸,主上讓我們先走。”付吟霜道“說實話,便連他是生是死,我也不敢說。”

    云閣昌眉頭一下皺起,陰沉的雙眼不斷打量著眼前幾女,似是在揣度思量話中的真假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了埋骨之地在哪,為何不去?”付吟霜忽地問道。

    。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北京快乐8人工计划网站